舊案 | 從公僕到鉅貪,“雙面人”卞建中

檢察風雲雜誌 2019-05-27 03:00:31

(未經授權,禁止轉載。私自轉載或篡改造成的一切後果由轉載人自行承擔,特此宣告。)

文/顧亦

回溯20年前,一位不抽菸不喝酒,充滿過正能量的有為青年,在權利與金錢中迷失,最終以貪汙罪、受賄罪、挪用公款罪、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、徇私枉法罪等數罪被執行死刑,在當年以挪用500萬鉅款令人譁然。從自律到“自殺”,卞建中的貪腐案具典型性,值得深思。

確實建功立業輝煌過

卞建中生於1955年,因家庭生活困難,自幼過繼給他人撫養。1972年卞建中參軍,1976年退伍分配到丹徒縣拖拉機配件廠工作,後來調任丹徒縣法院法警,1982年調任丹徒縣局監理股辦事員,隨後升任副股長。1987年交通局監理股劃歸公安系統,改製為交警大隊,卞建中出任副大隊長、大隊長。1999年,卞建中升任丹徒縣公安局副局長兼交警大隊大隊長。

雖然官職一升再升,卞建中卻不曾忘記自小過繼給他人的苦難,所以生活一向節儉,在一個菸酒成風的行當裡,居然滴酒不沾,支菸不抽,茶水也不喝。由於他的榜樣作用,年輕交警們沒人敢在他眼皮底下抽菸。

他並不指責別人抽菸,他只問抽菸的交警:你一個月拿多少錢?能買這麼好的煙抽?對於他的問責,沒人敢當面頂撞,因為他以身作則,沒人不服。

卞建中長年堅持像普通民警一樣上路執勤,認真巡查執勤點、交通崗亭,對於玩忽職守的人抓住就撤,絕不姑息。1995年交警大隊修建辦公大樓,卞建中親自帶領幹警在工地勞動,挖土方,搬磚頭,吃在工地,睡在工地,成為幹警們敬重信任的好領導。

卞建中治理丹徒縣交警大隊十年,把交警大隊從被上級黃牌警告的落後單位,經營成為“佔地百餘畝、擁有數千萬元固定資產,軟硬體設施建設在首屈一指的紅旗單位”。

他家裡依舊只有破房子,只有老舊傢俱,只有不好看的小彩電,他長年住在公用宿舍裡,很少回家,也很少過問老婆孩子的生活,只是每月給老婆200元生活費。

他吃穿住都不講究,但是也有十分講究的嗜好,他喜歡梳理自己的,他親自請出當地的文化人士,為他書寫輝煌的歷史歲月,《風雨十年》《歲月有情》兩本書公開問世,讓卞建中越發大名遠播。

確實見錢眼開動搖過

卞建中有了成績,也就有了新愛好,除去喜歡書寫自己的輝煌歷史,自己說還喜歡經常帶領鐵哥們出入休閒娛樂場所,讓小姐給洗頭、捏腳、按摩,當然用不著他花錢。

更大的愛好是他喜歡玩,低檔的高檔的,國產的進口的,只要能摸上手,都要顯顯身手,最得意的是駕駛它們在自己掌管的地面上兜風招搖。至於他在國外出入紅燈區從來沒有染指嫖賭,也都是他自己說的,已經無從查證,他說自己曾經考察過幾十個國家,雖然也出入過紅燈區,但從來只是喝喝茶坐一坐看一看,沒有別的念頭。既然沒有別的念頭何必要去紅燈區花錢呢?聽的人不免覺得好笑。

卞建中有了成績也就有了權威,他不再喜歡傾聽大家的意見,更喜歡獨斷專行說一不二,漸漸把交警大隊管理成為獨立王國,廢除組織原則和監督制約機制,自己和幾個親信完全控制交警大隊的人、財、物;引進、提拔自己的親戚朋友、同鄉,安排他們掌管交警大隊的要害崗位,控制進錢的命脈,準備自己退休時還能利用原來的資源圖謀發展。

卞建中使用幹部,不再請示彙報,也不用公安局領導批准;局領導任免的幹部,他也可以置之不理拒不認可;公安局召開黨委會,他作為黨委委員不想去就請假,毫無組織紀律。

確實雙管齊下狠撈過

心理不平衡的卞建中終於找到平衡之路:一個我公開做好自己的公僕角色,另一個我就私下裡四處伸手斂財,徹底失去自尊自愛。

1995年,在孫榕東承建交警大隊辦公樓的工地上,卞建中帶領幹警天天干得一身汗,私下裡卻指使李富貴:“你打個條子給孫榕東,借點錢來用用。”孫榕東隨即將8萬元現金交由李富貴轉交卞建中。第一筆這樣得來的8萬元錢,讓卞建中觀望了一年,發現沒有一點風險,就指使李富貴趕快要回借條,從此放心大膽索賄。

卞建中與交警大隊幾個哥們投資開辦證照用的護膜卡廠,他的股份就是要劉大榮代他出資12萬元,後來他只歸還2.5萬元。他還不斷找劉大榮說“我最近辦事需要點錢”“手頭比較緊,你先給我一點錢”,三次向劉大榮共計索要17.5萬元。殷爾升

李富貴掌管交警大隊名下的利通客運公司,卞建中跟自己的幹兄弟要錢,自然不用轉彎抹角,1997年公司一成立,他就編造了交警和臨時工名冊,每月從客運公司領取工資總計十多萬元。

鎮江利通車輛修配有限公司,由鎮江交警大隊指定處理維修事故車輛,無本萬利。公司起初有6名港商參股,帶來免稅轎車藍鳥、尼桑各一輛,按50萬元作價賣給公司,當時市場價這兩種車30多萬元一輛。

卞建中憑著交警大隊長的身份,找到一家公司開具58萬元的汽車銷售發票,向公司報銷撈取8萬元。事後卞建中又作價25萬元將藍鳥車賣給某公司潘經理,從中得到酬謝費25000元,他還要求潘經理把25萬元車價款劃到他指定的賬戶上,然後他取款另存到個人名下。

不到兩個月,6名港商就退出利通公司,卞建中隨即找到私人刻字店,偽造6名港商的名章,每章每月領取“港方人員工資”2800元,總計16800元。這還不算完,又編造民警、臨時工名冊,領取“中方人員工資”。從1994年8月到1999年3月案發,卞建中共計領取工資80多萬元。

1995年5月,卞建中用5萬元為交警大隊購買一輛舊桑塔納轎車,然後找一家公司開具購買新車16萬元的銷售發票,指示他的司機簽字後交由交警大隊報銷,從中貪汙11萬元。然後他又找人,開具一張13萬元購買新桑塔納轎車的發票,交由警隊報銷,利用一輛舊車總計貪汙24萬元。

確實喪家之犬出逃過

1999年3月16日,江蘇省鎮江市檢察院收到舉報信,揭發卞建中有七個方面的問題,檢察長親自將這件舉報信,批轉給丹徒縣檢察院檢察長辦理。檢察長與反貪局領導分析舉報信內容,認為舉報的問題具體、真實,應該認真查辦,初查先從外圍下手,拿到證據後,再從正面追究卞建中。

舉報信稱卞建中在交警大隊有四大金剛,都是卞建中的鐵哥們,他們分別把持交警大隊所有下屬公司,都跟卞建中有不正當的經濟往來。

辦案人員很快查明,首席金剛劉大榮從1993年起,就租用交警大隊的地盤,依託交警大隊開辦丹徒縣機動車駕駛員培訓中心,大賺特賺,丹徒人稱他劉百萬,後來查證他的資產已經超過千萬,是卞建中的鐵桿哥們。

鐵桿金剛李富貴在交警大隊負責三產創收,是大隊下屬企業丹徒縣利通物資服務總公司總經理。當年卞建中的養父半身不遂,李富貴床前床後盡心服侍7年,還拜他為乾爹,自然李富貴也是卞建中的幹兄弟,兩人比親哥們還親。李富貴的公司主要業務有兩樁,一是交警處理違章超載後的旅客,一律由利通客運公司承運,費用由原超載車輛付給;二是交通事故的車輛起吊、清拖一律由利通公司專營,難怪李富貴會生意興隆厚利多。

殷爾升是護卞膜廠的廠長,但是這家工廠是由卞建中跟交警大隊幾個哥們投資的私人企業。

聞名丹徒縣的孫萬海、丹徒縣利通建築安裝有限公司總經理孫榕東,將自己經營的建築公司掛靠交警大隊,不用招標就拿到交警大隊辦公大樓的土建工程,價值數百萬。

辦案人員分析認定,四大金剛裡,劉大榮沒有文化,智商不高,另外他涉案金額較大,與卞建中的關係盡人皆知,容易被抓住把柄。辦案人員果斷決定先對他下手。4月7日下午,辦案人員傳訊劉大榮,正面接觸沒有幾個回合,他就無奈交代,卞大隊向他索賄28萬元。如此鐵證足夠立案。

4月8日,丹徒縣檢察院決定對卞建中立案偵查;第二天,鎮江市檢察院決定對卞建中刑事拘留。鎮江市檢察院領導認為,卞建中從警十年,現在隨身佩帶武器,下令檢察幹警全副武裝拘留卞建中。但是卞建中已經外逃。

卞建中手裡握有多國護照,隨時可能逃亡境外。鑑於情況緊急嚴重,鎮江市有關領導決定,由鎮江市檢察院、鎮江市公安局、丹徒縣檢察院出動幹警,聯合組成追捕小組。根據所掌握的線索,追捕小組兩次追捕到上海,請求上海公安機關對卞建中布控。

4月15日,追捕小組抓獲了殷爾升,其被突審後交代,卞建中現在應該藏匿在安徽省三界的軍隊招待所裡。卞建中外逃是他給通風報信的,也是他為卞建中外逃偽造證件、提供現金、提供車輛。最後,殷爾升因為窩藏罪被判處有期徒刑7個月。

4月16日,追捕幹警在三界軍隊招待所外圍佈網。晚上10時,卞建中走出外面的公用電話亭,進入招待所大門,追捕幹警高叫一聲:“卞建中!”卞建中畢竟軍人出身,聽到點名隨即應答:“到!”等到他明白過來此時此地不再是當年,已經被抓捕幹警戴上手銬,不禁傷心痛苦起來:“我知道,你們是鎮江來的,我完了。”

卞建中知道辦案人員已經審過劉大榮,逐步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實:貪汙280多萬元,受賄40多萬元。可是卞建中害怕最後落得人財兩空,為了來日退路,死不交代贓款去向。

專案組只好改換羈押場所,對他施加心理壓力,卞建中意識到不交代贓款去向,事情不會了結,就在辦案人員監視下,長途電話找上海的孟小慧說:“我現在在檢察院,你要拿出我投資的50萬元,救我一命。”

兩天之後,辦案人員找到上海孟小慧,說卞建中交代,他與李富貴投資50萬元跟你開辦公司,現在卞建中涉嫌犯罪,請你把50萬元退出來。孟小慧很快籌措17萬元現金、18萬元匯票交給辦案人員,說還有15萬元過幾天她就匯給檢察院。辦案人員從中看出玄機:卞孟關係非同一般,兩人互相信任,既然如此,卞建中很有可能信任她給自己保管重要物件。辦案人員就對孟小慧說:卞建中來上海找過你,他還有東西放在你這裡,你必須全部交出來,不然的話,你就要犯窩藏罪、包庇罪。你千萬要想明白。

孟小慧終於想明白,拿出兩個包說是卞建中要她保管的,她也不知道里面有什麼東西。當場開啟那兩個包,看得辦案人員和孟小慧都很驚訝,因為包裡有43張存摺,存有人民幣280萬元、美元2.6萬元、港幣19.8萬元。

兩面人物卞建中被清除革命隊伍,再一次證明群眾是反腐的主力軍,他們眼睛雪亮,他們心裡是非分明,他們對腐敗深惡痛絕,他們的監督確有成效。如果最早得到反映卞建中經常出入娛樂場所的領導能夠警醒,也許就會幫助卞建中懸崖勒馬。丹徒市檢察院檢察長極其重視群眾舉報,及時批辦,也正是這起大案得以很快偵破的根本動力。

(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;未經授權,禁止轉載。私自轉載或篡改造成的一切後果由轉載人自行承擔,特此宣告。)

TAG:

∞條評論

相關推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