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型富二代開啟方式:不秀恩愛,不打電動,捐50億成為中國首善!

環球人物雜誌 2019-05-27 07:16:25

與父親曾經的“中國首富”盛名相比,“中國首善”對於魯偉鼎以及魯氏家族後人來說,意義非比尋常!

|作者:咖哩

又一位中國新首善誕生了!

研究院日前釋出《2019胡潤榜》,出人意料地,位於榜單首位的,並不是大家所熟知的財經大佬,而是48歲的浙商魯偉鼎,其捐款額達到49.6億元。

魯偉鼎是誰?這個名字的出現讓很多人一頭霧水。的確,作為“萬向系”的少東家,魯偉鼎向來低調,低調到此次助其登頂的 “三農扶志基金”宣佈成立時,他也不曾出面做出任何公開說明。這支基金是他為了紀念父親魯冠球而設立的,資產超過60億元,是目前國內規模最大的慈善信託。

2017年10月25日,74歲的魯冠球去世,魯偉鼎以“富二代”身份成功接棒。次年,“魯偉鼎家族”首次代替“魯冠球家族”出現在“胡潤百富榜”上。對於鉅富家族的接棒,外界總是充滿猜測和想象,而在繼承企業和財富之餘,魯偉鼎用慈善規劃為家族傳承做出了最好的選擇。



慈善基因

在世人心中,“萬向系”的名聲似乎沒有那麼響亮,即使稍微瞭解它的人,更多看到的,也僅僅是其“中國最大汽車零部件集團”的標籤。

時間倒回1969年,彼時,年僅24歲的魯冠球變賣所有家產,籌集了4000元,帶領著6個,靠著一隻火爐、幾把榔頭,在蕭山寧圍一個84平米的平房裡,創辦了“寧圍公社農機修配廠”,這也是“萬向系”最早的雛形。是時,他發出的“我不管,我就要幹,我要致富”的聲音如同驚雷。50年過去,“萬向系”不僅實現了對國內汽車零部件產業的高度整合,而且成功組建起一個包含汽車、、地產、等諸多領域在內的龐大帝國,發展為營收超千億、利潤過百億的跨國企業集團,被譽為“中國企業常青樹”。2017年胡潤全球富豪榜上,魯冠球以515億元的資產,成為中國汽車行業的首富。

魯冠球

然而,正是這位曾被《》稱為汽車零部件領域“全球領袖”的企業家,生活裡,卻幾十年如一日地保持著他農民出身的作風。

在新華社的報道中,魯冠球就是一個標準的“素人”:多年來,他一直住在1983年修建的農家小樓裡,廚房是老式的灶臺。他每天早5點起床,晚11點睡覺,只要不出差,便按時回家和妻子一起吃晚飯。

他的辦公室也多年未變,就在一個10多平方米的屋子裡。下了樓,有座涼亭。48年前,那裡就是他起家的鐵匠鋪。

工作服送去縫補,裁縫驚訝,萬向的“老大”就穿這個?

2000年前後,蕭山地區整體農轉非,他的“身份”才從農民轉為城市居民。但即使這樣,“農民”的烙印也始終沒有從他的身體裡剔除出去。

魯偉鼎深知父親的情懷。在父親去世後,2018年6月30日,魯偉鼎基於慈善目的設立“魯冠球三農扶志基金”,並將其持有的萬向三農集團6億元出資額對應的全部股權無償授予“魯冠球三農扶志基金”。

魯偉鼎為基金定下宗旨:讓農村發展、讓農業現代化、讓農民富裕,以影響力投資、以奮鬥者為本、量力而行做實事。根據公告,此項基金財產及收益全部用於慈善目的,家族成員不享有任何信託利益。

萬向三農集團是“萬向系”旗下核心企業之一,和公司、萬向控股集團構成“萬向系”三大旗艦平臺。三大集團全部由魯偉鼎接手後,他用如此龐大的產業叢集來支援慈善事業,此舉在中國企業家群體中並不多見。

而實際上,魯偉鼎的做法和“萬向系”一直以來回饋社會的方向一脈相承。

魯冠球一直把自己定義為企業家而不是商人,因為覺得“企業家要賺錢,但不做錢的奴隸。企業家註定是要創造、奉獻、犧牲的”。他一直堅持的理念就是“獲取財富的上道”,或者說善道,就是要當一個真正的財富英雄。

2018年10月24日,全國工商聯釋出《改革開放40年百名傑出民營企業家名單》,“萬向集團原董事局主席魯冠球”在列,是其中唯一的已故者。

2018年12月18日,在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,魯冠球被授予改革先鋒稱號,頒授改革先鋒獎章。

到北京代父領取獎章的二代接班人魯偉鼎表示,最好的感恩是奮進。“家父這一代為萬向留下了好的基礎,現在我們要一棒接著一棒跑下去,每一代人都要為下一代跑出一個好成績。”



“欽定”魯偉鼎接班用了25年

在富二代企業家群體中,魯偉鼎從21歲開始就走向前臺,是最早拉開接班序幕的那個。

魯冠球有三女一子,1971年出生的魯偉鼎是老么。從小,魯偉鼎就被父親寄予厚望。高中沒畢業,他就被送到新加坡學習企業管理,半年後回國,直接進入企業工作。

他剛剛進入萬向集團公司時,曾陸續在各種基層崗位輪崗。1992年,魯偉鼎一躍出任集團副總裁。兩年後,23歲的魯偉鼎開始擔綱集團總裁。1999年,魯偉鼎飛赴美國哈佛商學院讀書,回國後繼任集團總裁。

魯偉鼎(左一)和父親早年參加會議的照片。

看起來火箭似的晉升速度,好像是家族企業富二代“上位”的慣用手法,但魯偉鼎的晉級遠沒有想象中的容易。

1999年,魯冠球曾向全公司下發了一道關於接班人標準的“手諭”,大致意思是:有德有才,大膽啟用,可三顧茅廬,高薪禮聘;有德無才,可以小用,通過教育培訓,視其發展而定;無德有才,絕對不可用,若其偽裝混入,後患無窮;無德無才,可以不用,但可讓其自食其力。

對於最終“欽定”魯偉鼎,魯冠球有過多次公開的說法:“現在先選擇兒子。如果以後有能力超過他的優秀人才冒出來,只要能把企業搞得更好,能為農村富裕作出更大貢獻,也可以再調一個,是可以改變的嘛。”

這番話,是魯冠球對公眾輿論的解釋,同時也是在給處於“考察期”的魯偉鼎的壓力。

魯偉鼎也沒有讓父親失望。初出茅廬的他在父親的注目中,早就開始展現出在商業方面、尤其是金融資本領域的潛力。

升任總裁當年,由他參與推動的萬向錢潮公司上市,成為第一家在深交所上市的民營企業,“萬向系”有了第一家上市公司平臺。次年,魯偉鼎開始試水金融領域,成立了通聯資本的前身——深圳萬向投資公司。之後便是高歌猛進:1996年,萬向租賃成立;3年後,通惠期貨前身萬向期貨成立。

進入新世紀,魯偉鼎另起一攤,成立萬向控股,在父親的實業之外謀劃金融佈局。以萬向控股為主體,魯偉鼎已拿下銀、保、基、信、租賃和期貨等6張金融牌照,目前僅差券商牌照。

萬向控股成立次年,魯偉鼎參與籌建民生人壽,日後再下一城成為控股股東。2010年,保監會批覆魯偉鼎任民生人壽董事長,至今其仍任此職。

一系列的操盤中,魯偉鼎表現出了商業嗅覺、戰略眼光和足夠耐心。


至2017年魯冠球去世,魯偉鼎耐心地用25年積攢足以接班的履歷、聲望和業績。外界一直將魯氏父子視為民營企業的最佳父子拍檔——父親深耕實業製造,夯實萬向產業基礎;兒子偏重金融資本,構建萬向金融藍圖。

如果說,魯冠球用了20多年的時間完成“萬向系”原有的積累,實現了從0到1的飛躍,那麼,魯偉鼎則帶領企業走上了資本擴張的道路,一個接一個地畫上了“0”。



爭產大戲?不存在的

作為富二代的魯偉鼎,雖在經營企業上有自己的一套理念,但在為人處世上方面,卻清晰地有著父親的影子。

眾所周知,魯冠球向來與人為善。他去世時,馬雲、郭廣昌等商界巨頭紛紛發文悼念。

魯偉鼎也非常懂得經營人際關係,曾和馬雲、馮根生、沈國軍、宋衛平、陳天橋、郭廣昌、丁磊7位浙商一道,組建了頂級會所——江南會,成為“富二代”中的最長袖善舞的一個。


在家族內部關係上,魯偉鼎也深諳父親的維繫之道。魯冠球此前就有意識籌劃家族傳承大計,3個女兒分別被派到北京、上海、美國,跟各自的丈夫一道,負責起“萬向系”在當地的業務。

父親去世後,魯偉鼎和姐姐姐夫們一同成為拱衛魯氏家族的中堅力量。能讓幾個姐姐不計小利,營造出家族企業“姐弟齊心”的經營環境,沒有上演家族爭產大戲,也是魯偉鼎的獨到之處。

在萬向之外,魯偉鼎在2003年7月被選舉為共青團中央候補委員,4年後成為共青團中央委員會委員。2013年,魯偉鼎成為浙江省政協經濟界別委員。

風起於青萍之末,作為中國企業界穩步發展50年的長青樹,“萬向系”在魯偉鼎全面轉舵後,方寸未亂,成為國內家族企業傳承的標杆。

父輩的旗幟,需要一代一代來扛起。與父親魯冠球昔日的“中國首富”盛名相比,“中國首善”對於接班人魯偉鼎,以及魯氏家族後人來說,意義久遠!

TAG:

∞條評論

相關推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