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抱歉,這還是一個別人看你,先看牌子和Logo的世界

林夏薩摩專欄 2019-05-26 14:32:10

作者/林夏薩摩,原創,抄襲必究。

【1】

Kylee是個不折不扣的富二代,家裡有多少資產我不清楚,只知道錢絕對夠花,想買就買,幾萬塊的包包隨便背背,可以連續一兩個星期不重款,手錶從幾萬塊到十幾萬不等。

有一次,我們一起參加另一個朋友組的局。當天有兩個人與我們是第一次見面,他們恰好是一對情侶。散場後,Kylee隨口說了一句,女生S的家境跟品位應該都還不錯。

我問,怎麼說?

她說,(她身上的是)Miumiu圓框太陽眼鏡、Tiffany Elsa Peretti系列、Gucci經典酒神包、Chanel雙色穆勒鞋,衣服的牌子看不出,像是某個小眾的獨立品牌,裸肩黑色中袖搭配白色高腰裙……的話,看脣色應該是的小羊皮。

我說,你這眼睛比商場裡的掃碼槍還厲害,只是一起吃了個飯,你就摸清了人家的底細,不過,我之前以為你們這些富二代,平常不會刻意去關注別人衣著的Logo呢。

她說,她才不是刻意去觀察這些呢,只是長在富二代的圈子裡,從小就接觸各種奢侈品,Logo見多了,如數家珍很正常。這就好像微博上那些奢侈品明星的街拍照片釋出後,粉絲會上網查很多資料,搞清楚自家偶像穿的衣服和背的包分別是什麼牌子,而我們看一眼就知道了。

我又問她,會不會根據一個人衣服Logo顯示出的身價去權衡是否與對方結交。

她說,富二代的圈子裡也分三六九等,平日裡相熟的除了吃喝玩樂認識的人,餘下的都是身家相當的,這是沒辦法的事情。

不過,對她而言,交朋友時對方的衣品會是重要的參考標準,以貌取人的成分總歸是有的。

她見過黃袍加身,氣質卻一點也不像太子的人;也見過衣著樸素,但氣質不凡的人;還見過渾身奢侈品頂級標配,卻瀰漫著濃烈鄉土氣息的人。其實,一個人穿的衣服不一定要多貴,不是每個人都能駕馭奢侈品,款式、剪裁和質感才是最重要的,這些才真正體現了一個人的生活態度。

有時候,錢真是一個好東西,要知道奢侈品不一定能提升一個人的氣質,但是如果有錢,如果使用得當,錢絕對能從某種程度上堆砌一個人的氣質。有很多明星,剛出道時都是土裡土氣的,現在衣品和氣質都噌噌地上去了,就是一個典型。

【2】

Steven給新任女朋友過生日時,挑了一款三千多塊錢的MK包包當禮物。

有朋友在私下調侃,說前任女朋友過生日,送的包包可動輒一兩萬啊……現在換了個女朋友,雖然整天在朋友圈秀恩愛,可送人家的禮物還不如從前。不知道是Steven對現任女朋友的感情不如對前任深,還是最近股票虧太多,錢包縮水了,才這麼小氣。

我去八卦真相時,他說,這跟感情無關,只是因人而異。

前任一直背的是LV、Chanel和Miumiu這類品牌的包,自己不在乎送多貴的,至少得價位相當。現任平常背的包包都是幾百塊左右的,甚至算不上是什麼牌子貨,所以現任過生日送三千多的包,他覺得還行。而且,他怕如果一開始就送很貴的禮物,會提高現任的閾值,以後的禮物只能越送越貴了,他的成本就會很高。

直男一旦玩起心機來,真的不輸女人。

他這種刻意控制對方閾值的行為,讓人覺得他並沒有多喜歡現任,如果是真的喜歡,怎麼會算計得如此清楚。在愛情裡,越是有所保留,就越不是真愛。

我故意問他,有沒有想過,現任知道真相怎麼辦?

他倒是瀟灑,說知道了就知道了唄,大不了到時買個更貴的包包哄哄她。

我說,你真的小覷女人了,還是祈禱她別知道吧。如果她知道了,肯定會很不開心,她不一定會計較幾千塊的包包和一兩萬包包的差距,但她一定會覺得,她在你心裡的地位根本不如前任,因為你不是給不起她更好的,而是明明給得起,卻有所保留。

兩個人談戀愛,最讓人百爪撓心的,除了欺騙,就是差別對待。有些事情,你不知道也就罷了,一旦知道了,吵架在所難免,嚴重了,會以分手而告終。

Steven的現任女朋友一定不會想到,她的樸素反倒成了她不被重視的理由,她的樸素反倒成了“她不值得擁有更好的東西”的標籤。

難怪人家說,女生要富養,因為富養的女生身上都自帶一種叫作“我值得擁有更好的一切”的耀眼光環,即使是完全陌生的人,也會覺得把她們這樣的姑娘捧在手心裡,是一種理所當然。

【3】

“人人無論富或貧,都要曉得裝下身,只要著得好款開聲屋都震,有無現款無人問”,這是許冠傑《先敬羅衣後敬人》裡面的歌詞,收錄於1980年的專輯《念奴嬌》,用來諷刺香港社會,一個人就算沒有真才實學,但衣著考究就會獲得人們的尊敬。

事實上,“以衣取人”的文化源遠流長,從來都是跨越時間、地域和國度的,這點從歷史資料和經典文學作品中可窺一斑。

中國古代官吏穿的“公服”稱作“品服”,封建社會有著等級森嚴的“品色衣”制度,其始於時期,形成於唐代,宋元明清時期只做了細微調整。

比如,歷朝歷代衣冠尚黃,其他的顏色都是雜色,只有帝王才能穿黃色,平民百姓沒有錢給衣服染色,就只能穿本色的衣服,也有了“白衣”的別稱。

又比如,時官分九品,三品以上的官員穿紫色,四品深紅色,五品淺紅,六品深綠,七品淺綠,八品深青,九品淺青。正因如此,才會用“紅得發紫”來形容官運亨通、仕途順暢的人;正因如此,用“江州司馬青衫溼”形容遭到朝廷貶謫才顯得入木三分。

而日本,也在公元7世紀左右,確立了“冠位十二階制”的改革,用“紫、青、赤、黃、白、黑”等顏色的冠帽和官服來區別官位的等級。

在古代,人們喜歡用對方衣著的材質和花紋判斷一個人的社會地位;在現代,人們喜歡用對方衣著上的Logo來判斷一個人的身價,這種社交潛規則,本質上並沒有變過。

當你不得不承認,以衣著取人、用Logo判斷一個人的價值是一種客觀存在時,比爭論它存在的合理性更有意義的事情是:客觀認識,為我所用。我們不該成為那種,只憑借他人的外貌和著裝就武斷地判斷一個人的膚淺之人,但我們應當成為那種,懂得用有價值感的“衣品”包裝自己,潤滑社交關係的人。

我們生活的這個社會,對女生的偏見和惡意像是半睡半醒的伏地魔,你永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爆發。衣著樸素的解讀可能是清新淡泊,也可能是窮酸突兀;衣著華麗的解讀可能是人間富貴花,也可能是物質拜金女。

女性,隨年紀增長,涉世漸深,尤其需要懂得如何裝扮自己。

你要知道什麼樣的場合應搭配什麼樣的衣服、鞋子、包包……要知道如何平衡價格和價值感兩者之間的尺度與分寸。這就要求,你要有一些能讓人一眼看出Logo的裝備,你要有把幾件單品搭配成不同風格的品位,你要有幾件款式經典、質地好、撐得起場面的衣裙,你要有兩款能分別應對公務和生活場合的經典款包包,你要有一塊精緻好看、容易搭配衣服的手錶……

荷妮,是法國經典文藝片《刺蝟的優雅》裡面的主角之一,她在一幢只有五戶人家的高檔公寓裡做了二十三年的門房,裡面幾乎沒有人真正意義上“認識”她。她在大部分住戶腦海裡的印象,只是一個每天打掃垃圾、收發郵件的模糊影子。

那天,小津格郎先生請她吃飯,她特意剪短了頭髮,換上了材質考究的連衣裙,披上了經典款貴婦披肩。出門時,她與一個牽著狗的女住戶迎面相遇,那人說,很榮幸,親愛的夫人。

荷妮聽了,喃喃自語,她沒認出我來,她沒認出我來……

小津格郎先生則十分紳士地笑著說,因為,她從來沒見過您。

荷妮雖表面冷漠,但內心豐盈,喜歡讀書,喜歡吃巧克力,有一顆很純粹的心,可就因為她著裝粗鄙,別人都不正眼看她。我不鼓勵你成為貪慕虛榮而痴迷奢侈品的俗人,我只希望你成為內外兼修的好姑娘。

只因為,我不希望世俗功利的熊熊烈焰灼傷你的驕傲和自尊。

那樣,我會心疼。


【今日話題】

第一次見面的人,你會先看他/她哪裡?

TAG:

∞條評論

相關推薦: